AQ暗鬼

初入LOFTER,请多关照!
一个最近沉迷屁股无法自拔的喜欢撸画的家伙。

《凡人如你我》
时期:前守望先锋中期
cp:麦天使
微肉,注意避雷。
————

世界上大部分地方的夕阳其实如出一辙,区别或许只是观赏的眼睛。
美国西部的赤日搅动着地平线下降着,滚烫的温度随距离减弱,铺散加温老旅馆木质的窗台。交叠搭着的白皙的手臂被窗台嵌出红色,锋利的鼻梁架着一副和夕阳一色的墨镜,发丝被镀上亮红色和金边几乎看不出原本的奶金色,与丝绸睡衣一同在微风里舞动,墨镜下的眼眸不知在看着哪里,或许什么也没看。脚跟带着白系带的凉鞋在实木地板上敲出节奏,嘴角勾出难以捉摸的笑意。
门被无声地打开,没有被察觉。一双手环过她的腰渐渐收紧拉进两人距离直到贴在一起,呢喃,
“Angela.”
金发姑娘笑了,抚上腰间的手。在对方狭小的禁锢里转身,拥吻。胡茬扎得她很痒。

一吻缠绵略久,安吉拉的脸如小醉般泛红,水蓝色的眸子也染上醉意,注视麦克雷的眉眼。继而捧着他的脸用唇瓣一遍遍印在他的眉心眼角和脸颊。
麦克雷搂着丝绸包裹的细腰被吻得有些心猿意马,手向下滑去轻揉臀瓣并且十分乐意听到她因此发出的几声惊呼。
窗外的残阳兴许怕打扰了两人,早在未能察觉时离开了。这里的夜空很亮,星群用数量达到了目的。
麦克雷轻笑两声干脆端起安吉拉的大腿将她抱起来放倒在床上。

那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安吉拉这么回忆着。

那次和麦克雷一起的任务或许是莱耶斯和莫里森有意为之,谁知道呢。她见到了他的家乡。
这次两人时隔数年又被一起派去执行任务。不管上次怎么样,这次肯定是了。
尽管她和麦克雷的关系在守望先锋里算是公开的秘密,但总是和年轻时不同了些许。
她知道,自己从没获得他的心。安吉拉爱他。

多伦多天黑的很快,谁也不知道这座水上的繁华城市的城郊究竟藏了多少秘密,不管真的算不算要紧,都没有重要到需要动用守望先锋。但是考察当地黑帮和骷髅帮之间的秘密来往是个很好的休假借口,而老旧的旅馆是特工的一选。
他们在旅馆的熏香里如同一起出游的老夫妻一样,温柔地组成两个背的野兽。致使午夜房间中的熏香都掩盖不了暧昧的气息。
麦克雷的雪茄在几乎不起作用的床头灯的昏黄里浮闪火光。
安吉拉有个只有麦克雷知道的习惯。
她侧躺在他臂弯里,枕他扎实的肩。雪茄的烟将两人蒙盖起来,就像海水倒映多伦多。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习惯了他的烟草味。
“Jessie.”
她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支女士香烟,双唇夹住烟梗抬头凑近麦克雷,碰上麦克雷的雪茄借火。距离近得足够看清对方眼神。都想从对方眼里探寻深埋的东西。
这一幕定格就像老意大利电影的场景。
安吉拉躺回去,朝着天花板挥呼出一口云雾,和麦克雷的交杂在一起。
麦克雷的姆指摩挲她的手臂,他也知道她的心从来就不是他的。麦克雷爱她。

他们之间的爱是真切不容怀疑的,但他们绝不属于对方。他们是独特的一对。
她/他心里有我就够了。
他们这么想。

又一个日落。
安吉拉用口红在床边的梳妆镜角落写下Angela Ziegler & Jessie McCree. 最后一笔勾起富含着爱意和魅惑。
麦克雷躺在大床上欣赏地看她的动作和她裙下白皙的大腿。她真适合黑色,麦克雷由衷想。
安吉拉跟着脑海里那首依稀记得的舞曲抬起手,光脚在杂色的羊毛地摊上旋转跳出小碎步。笑着自己不记得曲子,也不记得舞步。
麦克雷把她搂到床上,床咯吱叫了一声,从背后亲吻她的脖颈。
“你是我拥有过最好的一个。”
“我知道。”
似无止尽,索取永不结束,也用不满足。他们更像对方生命的必需品,而非满口甜蜜的恋人。
那又是一个愉快的夜晚,忽略了长久存在的忧伤与欲望混杂的复杂情感。

“All around the world,all around the world.
People like you and me falling in love.”
环顾全世界,环顾全世界。
凡人如你我,坠入爱河。
“All around the world,all around the world.
People like you and me can't get enough.”
环顾全世界,环顾全世界。
凡人如你我,贪得无厌。

————
最近被人喂了英国乐队Hurts的安利,听的那首People like us有的灵感。真的好听,我会把它推出来,边听边看风味更佳。√
点烟那个情节有参考微博的一张图,找不到了抱歉qnq
混更成功(1/1)

《宝贵意见》

时期:前守望先锋
cp:烟瘾组
人物:McCree&Ziegler

-

麦克雷撑着沉重的眼皮噘嘴看了看安吉拉纤细异常的手腕喃喃,“亲爱的你该多吃点。”
安吉拉的眼睛没有离开显微镜,白色光源在她的海蓝色虹膜投出光晕,“我很健康,麦克雷。还有不要叫我亲爱的。”语气平静地,“说吧,为什么一身酒气来我实验室。”
“我需要治疗。”
“别闹。”
“我想你了。”
“最后一次机会。”
“.....”麦克雷把脑袋支在桌上揉揉蓬乱的棕发组织语言,“你工作了14个小时了。我心疼你。”
安吉拉无奈停下想抱怨两句却对上了麦克雷真挚的目光,欲言又止,最后轻叹一口,“这就是你喝酒的原因?...”
“不然呢?...”
“我还是要建议你不要饮...”
雪茄烟草味的吻印在了她唇角,封缄了话语。
“听话,去休息会吧。”
“......行。”安吉拉看看手表尖锐指针又看看没写完的报告,皱眉吐出这一个字。
“好的医生。”麦克雷像是获得了准许令一把将安吉拉从椅子上横抱起来带回房间。
“......在基地里别总亲我...”
话音未落又是一个浅吻落在唇上。
“医生还有什么宝贵意见吗?”
“没有了..”

○´3`●´3`○´3`●´3`○´3`●○´3`●´3`○´3`●´3`○´3`●
高产似那啥bu
我就是喜欢烟瘾组。
略。

脑洞

“我承认你枪法很好,麦克雷。”法芮尔嗤笑一声,“但你在追求安吉拉这点上,呵。”
“谢谢夸奖,虽然我相信在满足她这点上你远不如我。”麦克雷并不恼怒,“以后飞天放大小心背后。”麦克雷勾起嘴角做了个开枪的手势。
法芮尔背后一凉,气势并不掉下来,目带杀气的瞪了麦克雷一眼。
麦克雷痞痞的假装没看到,吐了个烟圈shift走。
“……没一个消停……”安吉拉扶额。

○´3`●´3`○´3`●´3`○´3`●○´3`●´3`○´3`●´3`○´3`●
没有灵感……
让我死……
最喜欢的两个cp
不敢打tag系列

脑洞“老麦老麦几点了?”

安琪拉:“杰西爸爸我们来玩游戏怎么样?”
麦克雷:“好啊想玩什么?”
安琪拉:“老狼老狼几点了!”
麦克雷:“我可不是老狼!我是你爸爸!”
安琪拉:“那就,老麦老麦几点了?”
麦克雷:“午时已到。”
安琪拉:“不对不对!你要说十二点了!”
麦克雷:“有区别吗?”
……

瞎开脑洞就是不填坑哼(ntm
其实算是父女梗的延伸番外?
有参考不喜勿喷。

不画自己文的写手不是好画师×
以及不会画麦克雷……
想吃麦天使要死了……

'I owe you a kiss,doc. '【麦克雷x天使】

'I owe you a kiss,doc. '
【麦克雷x天使】

齐格勒医生已经厌烦于麦克雷三天两头就往她的医务室跑,理由无非是这儿疼那儿不舒服,一通各种检查下来后却发现一点毛病都没有。起初的时候齐格勒医生还以为真的是有什么问题是她检查不到的,还担心了好久,当她再次看向麦克雷的眼睛时,她这才发现这个混小子原来一直在耍她,安琪拉很生气,决定这一个星期都不再见他了,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好像有些想念麦克雷独有的雪茄的烟草气味了。

“叩叩叩”敲门声准时的响起,“嘿宝贝儿,是不是生我气了?”杰西磁性的声音穿过门板传入齐格勒的耳朵里,安琪拉还生着闷气自然不想理他。

“哎,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再骗你了,让我进去好不好嘛?”安琪拉并不打算让他进来。麦克雷知道安琪拉不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他,咬咬牙,用鞋子后面的铆钉扎破了手,“可是我……真的受伤了……”

安琪拉一怔,作为医生的她看见别人受伤肯定不能视而不见,更何况,那人还是杰西,心软后立马就开了门。不知为何,熟悉的烟草气味让她很有安全感。
“宝贝儿你终于肯让我进来了!”麦克雷喜出望外。“伤口在哪?”齐格勒故意冷冷的说,但是却遮掩不了她眉梢上流露出的担忧。安琪拉知道他口中的“宝贝儿”只是习惯性的口头禅,但还是会被这亲昵的称呼打动。

杰西听话乖乖的伸手。齐格勒握住麦克雷的手,暖流从手传遍她的全身。好凉……麦克雷想。安琪拉看见深深的伤口眉心一紧,眼中浓浓的心疼,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这一变化恰巧被麦克雷捕捉到。安琪拉牵着麦克雷的手走到桌前,拿出来酒精棉花和创可贴之进行简单的消毒和包扎。

“嘶!”酒精渍入伤口的疼痛让麦克雷不禁出声。“忍着点……”齐格勒尽量的把动作放轻,“唉……”齐格勒叹气,“你说说你一个大男人,又不欠我什么,干嘛天天往我这跑?”麦克雷刚想抬眼回答,正好撞上齐格勒的视线,即使时隔多年,齐格勒博士碧蓝如海眼睛还是能够一次次惊艳到他,已经到嘴边的调侃硬生生咽了下去,只愿意也只能够凝视着那双仿佛可以净化自己的眼眸,这熟悉的双眼让他想起了多年前……
那时莫里森下落不明,所有人都以为安娜死了,来耶斯也离开了组织,队员们的心情都非常的崩溃,所有的队员都想投身于任务当中,暂时的忘却这一切。
麦克雷奄奄一息的靠在废墟上,往疼痛的腹部摸去,摸到一片濡湿的血,“该死的!……”正在想着如何能和多一点的敌人同归于尽时,一道暖黄色的光映入他的眼帘,他以为那是天使要带他走了,废力地聚焦他的眼神,那是“天使”来了。“麦克雷!麦克雷!杰西!”恍惚中听到了齐格勒叫着自己,“你一定要撑住!我已经让莱因哈特和托比昂帮我挡住敌人了!你坚持住,我现在就带你走!”安琪拉说着便想把杰西支撑起来。

“哈……不用了医生,我,可能要睡会儿了……”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以示拒绝,接着闭上眼睛,习惯性的打趣道“要是有一个漂亮的医生姐姐亲我一下的话,我可能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

麦克雷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两片温润柔软的唇瓣覆盖,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离开了,他的心猛的一震,惊讶而又难以置信的睁开眼,正望着对方的眼睛,那是他第一次发现安琪拉海蓝色的瞳子是那么好看,那么吸引人,在泪花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幽深。安琪拉感受到杰西炙热的视线,有些脸红。她脸颊上浮起的红晕更是让麦克雷有些陶醉,这让刚刚进入而立之年的他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他不知道自己在悸动些什么,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温暖东西给填满,给予了自己坚持下去的能量。

“杰西,杰西?”齐格勒温柔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想什么呢?”
“嘿安琪拉,你知道吗?”麦克雷勾起嘴角,“我还欠你一个吻呢。”

我的爹地是牛仔【麦克雷x天使】3#

我的爹地是牛仔
【麦克雷x天使】
父女梗,天使幼化,以及麦克雷没有机械臂,没有妈妈没有妈妈没有妈妈,私设严重,不喜勿看

领养安吉的第三个月。
麦克雷很疑惑。
非常疑惑。
因为安琪拉的表现成熟的让麦克雷觉得她绝对不止六岁。
他唯一一次见过安吉像其他小孩一样玩耍是在上次去游乐园。
她是不是有点成熟过头了?
麦克雷总是这样想。

记得某个下午麦克雷坐在阳台边的沙发上擦着自己的枪。
突然他感觉肚子很饿。
但是他并不想出去吃饭。
光喝酒也不是个办法。
“该找个老婆了。”
这是麦克雷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
麦克雷是个年龄早就三字头的单身汉,这么想很正常。
他也这么跟自己说。
现实总是没有期待中那么美好。
经历了几次失败的相亲后麦克雷放弃了。
“也是,谁会看上我一个没有稳定收入甚至会被捕的男人。”他苦笑。
但是自己的粮食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他想破了脑子。
“女儿。”
“我或许需要个女儿。”
“(长的可爱又)会做饭的那种。”
“等她长大或许还可以做老婆……”
冒出这个想法后麦克雷立刻扇了自己一巴掌。
“想什么呢……”

“想什么呢……”
安琪拉声音甜美好听。
麦克雷吓了一跳。
想着不好的东西被女儿抓个正着。
“怎么了?”安吉从厨房里探出小脑袋问。
“哈,没,没什么。”
麦克雷的脸和耳朵都很红。
像个被妈妈发现偷吃糖果的小男孩。
安琪拉很好奇,但她懂事的不再多问,转身进厨房继续未完成的菜肴。
“晚餐马上好了,有爹地你喜欢的土豆汤喔。”
麦克雷擦擦冷汗,重新打量了一遍眼前的小女孩——他的长期饭票。
浅金色的头发随着她手上的动作微微颤动,迷人的蓝色眼睛专注的盯着面前的食物,可爱的粉色围裙的系带在腰后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蝴蝶结。
围裙下的人儿发现了视线。
抛来一个微笑。
麦克雷心尖一颤。
她肯定能当一个好妻子。
麦克雷想。

○´3`●´3`○´3`●´3`○´3`●○´3`●´3`○´3`●´3`○´3`●
麦天使……
一生推……
麦克雷这种类型真的是我炒鸡喜欢的那种!
痞帅痞帅的那种!
而且天使姐姐是我吸毒的第一个角色也是使用时间最多的一个!
而且他俩同岁啊喂!同岁啊!
两人刚刚进入守望先锋也才大概十七八岁,
这个年纪是吧!
咳咳精力旺盛干柴烈火啊是吧是吧!
多萌!
反正……我就是喜欢礼物组……
你们觉得好吃就好……

我的爹地是牛仔【麦克雷x天使】2#

我的爹地是牛仔
【麦克雷x天使】
父女梗,天使幼化,以及麦克雷没有机械臂,没有妈妈没有妈妈没有妈妈,私设严重,不喜勿看

两人下午去附近公园散步。
路过一辆放着歌曲的冰淇淋车。
安琪拉知道那是什么,所以自然而然的吸引了她的目光。
但是安琪拉很快收回了目光,隐藏住想吃的冲动。
“我们去买根冰淇淋吧!”麦克雷提议。
“不爹地,不用了……”安吉是个乖孩子。
麦克雷OS:我该怎么跟她解释是我想吃……
“嗯你今天可以吃甜食的不是吗……走吧我们去买”
麦克雷牵着她的小手走到冰淇淋车前。
安琪拉:“我比较喜欢香……”
麦克雷:“来一个香草味的!”
安琪拉:“谢谢爹地!”
麦克雷:???
麦克雷OS:我该怎么跟她解释是我想吃……
“嘿兄弟你真幸运!这是最后一个香草味的了!”老板边把冰淇淋递给他边说道。
麦克雷不喜欢吃任何其他味道的冰淇淋。
“安吉,给。”麦克雷藏起生无可恋的表情弯下腰微笑着把冰淇淋给了安琪拉。
“爹地你最好了~”安吉在麦克雷满是胡茬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接过冰淇淋愉快的吃起来。
[杰西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做父亲的责任,]
抬手摸了摸刚才安琪拉亲的地方,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不过他喜欢。]

○´3`●´3`○´3`●´3`○´3`●○´3`●´3`○´3`●´3`○´3`●
存的粮还有一篇
想吃求我啊【打
后天发别打我了啦!
写这么多
只为证明
麦天使不是邪教!
一点也不冷!
【自抱自泣】
你们觉得好吃我就最开心了!
我还会继续割肉的!
谢谢大家!【鞠躬】
【此处应有掌声】

我的爹地是牛仔【麦克雷x天使】1#

我的爹地是牛仔
【麦克雷x天使】
父女梗,天使幼化,以及麦克雷没有机械臂,没有妈妈没有妈妈没有妈妈,私设严重,不喜勿看

“美女,这牛肉怎么卖?”
“20一斤。”
“这么贵啊?便宜点呗。”
“好吧好吧17给你,小伙子我看你这么年轻,怎么喜欢讨价还价呀?”
“不年轻了,我女儿都六岁了。”棕发男人回头朝着那边的小姑娘唤了一声,“安吉?别玩了快回来。”
小女孩乖巧的跑过来牵住男人的手,水灵灵的蓝色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卖菜大姐,“姐姐~再便宜一点好不好?”
四十出头的卖菜大姐被这金发碧眼的可爱小姑娘一声软糯的“姐姐”叫的心花怒放,“看在你女儿这么可爱的份上,15块钱拿走吧。”
“安吉快谢谢人家。”
“谢谢姐姐~”
男人牵着小姑娘离开了菜市场。
小姑娘吃着棒棒糖,男人拎着食物。
两人没有说话,在夕阳下默契的击了个掌。

○´3`●´3`○´3`●´3`○´3`●○´3`●´3`○´3`●´3`○´3`●
画不好画于是开始写文(?
第一次写嗯!
第一次发表在lft上!
开心!
写的不好多多包涵orz
你们觉得好吃我就继续写!
你们觉得不好吃我也要继续写哼!【这人
毕竟第一对站的cp
为了证明邪教有人权!
礼物组一生推!
ps.叫礼物组是因为麦克雷x安琪拉简称麦琪的礼物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