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暗鬼

初入LOFTER,请多关照!
一个最近沉迷屁股无法自拔的喜欢撸画的家伙。

'I owe you a kiss,doc. '【麦克雷x天使】

'I owe you a kiss,doc. '
【麦克雷x天使】

齐格勒医生已经厌烦于麦克雷三天两头就往她的医务室跑,理由无非是这儿疼那儿不舒服,一通各种检查下来后却发现一点毛病都没有。起初的时候齐格勒医生还以为真的是有什么问题是她检查不到的,还担心了好久,当她再次看向麦克雷的眼睛时,她这才发现这个混小子原来一直在耍她,安琪拉很生气,决定这一个星期都不再见他了,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好像有些想念麦克雷独有的雪茄的烟草气味了。

“叩叩叩”敲门声准时的响起,“嘿宝贝儿,是不是生我气了?”杰西磁性的声音穿过门板传入齐格勒的耳朵里,安琪拉还生着闷气自然不想理他。

“哎,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再骗你了,让我进去好不好嘛?”安琪拉并不打算让他进来。麦克雷知道安琪拉不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他,咬咬牙,用鞋子后面的铆钉扎破了手,“可是我……真的受伤了……”

安琪拉一怔,作为医生的她看见别人受伤肯定不能视而不见,更何况,那人还是杰西,心软后立马就开了门。不知为何,熟悉的烟草气味让她很有安全感。
“宝贝儿你终于肯让我进来了!”麦克雷喜出望外。“伤口在哪?”齐格勒故意冷冷的说,但是却遮掩不了她眉梢上流露出的担忧。安琪拉知道他口中的“宝贝儿”只是习惯性的口头禅,但还是会被这亲昵的称呼打动。

杰西听话乖乖的伸手。齐格勒握住麦克雷的手,暖流从手传遍她的全身。好凉……麦克雷想。安琪拉看见深深的伤口眉心一紧,眼中浓浓的心疼,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这一变化恰巧被麦克雷捕捉到。安琪拉牵着麦克雷的手走到桌前,拿出来酒精棉花和创可贴之进行简单的消毒和包扎。

“嘶!”酒精渍入伤口的疼痛让麦克雷不禁出声。“忍着点……”齐格勒尽量的把动作放轻,“唉……”齐格勒叹气,“你说说你一个大男人,又不欠我什么,干嘛天天往我这跑?”麦克雷刚想抬眼回答,正好撞上齐格勒的视线,即使时隔多年,齐格勒博士碧蓝如海眼睛还是能够一次次惊艳到他,已经到嘴边的调侃硬生生咽了下去,只愿意也只能够凝视着那双仿佛可以净化自己的眼眸,这熟悉的双眼让他想起了多年前……
那时莫里森下落不明,所有人都以为安娜死了,来耶斯也离开了组织,队员们的心情都非常的崩溃,所有的队员都想投身于任务当中,暂时的忘却这一切。
麦克雷奄奄一息的靠在废墟上,往疼痛的腹部摸去,摸到一片濡湿的血,“该死的!……”正在想着如何能和多一点的敌人同归于尽时,一道暖黄色的光映入他的眼帘,他以为那是天使要带他走了,废力地聚焦他的眼神,那是“天使”来了。“麦克雷!麦克雷!杰西!”恍惚中听到了齐格勒叫着自己,“你一定要撑住!我已经让莱因哈特和托比昂帮我挡住敌人了!你坚持住,我现在就带你走!”安琪拉说着便想把杰西支撑起来。

“哈……不用了医生,我,可能要睡会儿了……”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以示拒绝,接着闭上眼睛,习惯性的打趣道“要是有一个漂亮的医生姐姐亲我一下的话,我可能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

麦克雷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两片温润柔软的唇瓣覆盖,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离开了,他的心猛的一震,惊讶而又难以置信的睁开眼,正望着对方的眼睛,那是他第一次发现安琪拉海蓝色的瞳子是那么好看,那么吸引人,在泪花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幽深。安琪拉感受到杰西炙热的视线,有些脸红。她脸颊上浮起的红晕更是让麦克雷有些陶醉,这让刚刚进入而立之年的他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他不知道自己在悸动些什么,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温暖东西给填满,给予了自己坚持下去的能量。

“杰西,杰西?”齐格勒温柔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想什么呢?”
“嘿安琪拉,你知道吗?”麦克雷勾起嘴角,“我还欠你一个吻呢。”

评论(10)

热度(30)

  1. 尼库。AQ暗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