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暗鬼

初入LOFTER,请多关照!
一个最近沉迷屁股无法自拔的喜欢撸画的家伙。

《凡人如你我》
时期:前守望先锋中期
cp:麦天使
微肉,注意避雷。
————

世界上大部分地方的夕阳其实如出一辙,区别或许只是观赏的眼睛。
美国西部的赤日搅动着地平线下降着,滚烫的温度随距离减弱,铺散加温老旅馆木质的窗台。交叠搭着的白皙的手臂被窗台嵌出红色,锋利的鼻梁架着一副和夕阳一色的墨镜,发丝被镀上亮红色和金边几乎看不出原本的奶金色,与丝绸睡衣一同在微风里舞动,墨镜下的眼眸不知在看着哪里,或许什么也没看。脚跟带着白系带的凉鞋在实木地板上敲出节奏,嘴角勾出难以捉摸的笑意。
门被无声地打开,没有被察觉。一双手环过她的腰渐渐收紧拉进两人距离直到贴在一起,呢喃,
“Angela.”
金发姑娘笑了,抚上腰间的手。在对方狭小的禁锢里转身,拥吻。胡茬扎得她很痒。

一吻缠绵略久,安吉拉的脸如小醉般泛红,水蓝色的眸子也染上醉意,注视麦克雷的眉眼。继而捧着他的脸用唇瓣一遍遍印在他的眉心眼角和脸颊。
麦克雷搂着丝绸包裹的细腰被吻得有些心猿意马,手向下滑去轻揉臀瓣并且十分乐意听到她因此发出的几声惊呼。
窗外的残阳兴许怕打扰了两人,早在未能察觉时离开了。这里的夜空很亮,星群用数量达到了目的。
麦克雷轻笑两声干脆端起安吉拉的大腿将她抱起来放倒在床上。

那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安吉拉这么回忆着。

那次和麦克雷一起的任务或许是莱耶斯和莫里森有意为之,谁知道呢。她见到了他的家乡。
这次两人时隔数年又被一起派去执行任务。不管上次怎么样,这次肯定是了。
尽管她和麦克雷的关系在守望先锋里算是公开的秘密,但总是和年轻时不同了些许。
她知道,自己从没获得他的心。安吉拉爱他。

多伦多天黑的很快,谁也不知道这座水上的繁华城市的城郊究竟藏了多少秘密,不管真的算不算要紧,都没有重要到需要动用守望先锋。但是考察当地黑帮和骷髅帮之间的秘密来往是个很好的休假借口,而老旧的旅馆是特工的一选。
他们在旅馆的熏香里如同一起出游的老夫妻一样,温柔地组成两个背的野兽。致使午夜房间中的熏香都掩盖不了暧昧的气息。
麦克雷的雪茄在几乎不起作用的床头灯的昏黄里浮闪火光。
安吉拉有个只有麦克雷知道的习惯。
她侧躺在他臂弯里,枕他扎实的肩。雪茄的烟将两人蒙盖起来,就像海水倒映多伦多。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习惯了他的烟草味。
“Jessie.”
她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支女士香烟,双唇夹住烟梗抬头凑近麦克雷,碰上麦克雷的雪茄借火。距离近得足够看清对方眼神。都想从对方眼里探寻深埋的东西。
这一幕定格就像老意大利电影的场景。
安吉拉躺回去,朝着天花板挥呼出一口云雾,和麦克雷的交杂在一起。
麦克雷的姆指摩挲她的手臂,他也知道她的心从来就不是他的。麦克雷爱她。

他们之间的爱是真切不容怀疑的,但他们绝不属于对方。他们是独特的一对。
她/他心里有我就够了。
他们这么想。

又一个日落。
安吉拉用口红在床边的梳妆镜角落写下Angela Ziegler & Jessie McCree. 最后一笔勾起富含着爱意和魅惑。
麦克雷躺在大床上欣赏地看她的动作和她裙下白皙的大腿。她真适合黑色,麦克雷由衷想。
安吉拉跟着脑海里那首依稀记得的舞曲抬起手,光脚在杂色的羊毛地摊上旋转跳出小碎步。笑着自己不记得曲子,也不记得舞步。
麦克雷把她搂到床上,床咯吱叫了一声,从背后亲吻她的脖颈。
“你是我拥有过最好的一个。”
“我知道。”
似无止尽,索取永不结束,也用不满足。他们更像对方生命的必需品,而非满口甜蜜的恋人。
那又是一个愉快的夜晚,忽略了长久存在的忧伤与欲望混杂的复杂情感。

“All around the world,all around the world.
People like you and me falling in love.”
环顾全世界,环顾全世界。
凡人如你我,坠入爱河。
“All around the world,all around the world.
People like you and me can't get enough.”
环顾全世界,环顾全世界。
凡人如你我,贪得无厌。

————
最近被人喂了英国乐队Hurts的安利,听的那首People like us有的灵感。真的好听,我会把它推出来,边听边看风味更佳。√
点烟那个情节有参考微博的一张图,找不到了抱歉qnq
混更成功(1/1)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