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暗鬼

初入LOFTER,请多关照!
一个最近沉迷屁股无法自拔的喜欢撸画的家伙。

《兄弟争执》

兄弟争执

半藏:
夜深人静,岛田城白日的喧哗已经沉寂下来,只有不知名虫儿此起彼伏鸣叫。独自端坐于缘侧,面前一小几,摆着两个酒盅,却只有自己一人,低垂着眼睑,仿佛入定一般。
突然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伸手将面前两杯斟满清酒,对着空气淡淡说了一句:“既然回来了,就过来陪我喝一杯。”

源氏:
说笑这跟那些“朋友”道别,一个人踩着最暗的夜色回到家——岛田城。不喜欢木制房间空寂时没来由的压抑感,选择避开正堂择了侧面的走廊。
被哥哥叫住了。顿了顿。月光皎洁洗刷着树叶摇出细碎的声响。罢了,无碍。
在哥哥身边盘坐下来,面朝园林和花草,安静的等他说话。

半藏:
将一杯往人面前推了推,拿起自己那杯慢慢品尝一口,并不急着开口说话。清冽的酒液在味蕾上弥漫开,初尝不算浓烈,却回味中渐渐辛辣。
“我不会过问你今日又去哪里做了什么。”放下空了的小盅才缓缓说道,“以你的年纪,不用我多说,本应当已经学会掌握分寸。无论是交友,还是办事。”

源氏:
“明白。”三指轻提陶杯,喝进一口,全然不顾烈酒烧喉。
“但我的分寸在你眼中从来就不是分寸。”抬手一饮而尽,辛辣一路燎到胃里,无声的放下杯子,斜顾一眼明月,起身想走。

半藏:
“那么,你所谓的分寸又是什么?”
对于对方一副恨不得尽早逃离的作态感到烦躁,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使得对方停下了抬腿欲走的动作。

源氏:
抿唇不语,回身对着他。“该做的我做好了,我做我想做的。这是我的分寸。”
看人跪坐端正,没有正看自己的意思。
“讲了这么多也没有用的。反正你从来都没有在意过我的想法,只有岛田家。”

半藏:
“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家族所给予你的。”
起身直视这个与自己血脉相通的弟弟前几年还总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不停叫着哥哥,现在却快与自己一般高了。
“为家族有所付出有什么不对么?”
见对方又烦躁的对这言论翻起白眼偏过头去,还是不再拿家族说事儿,改了口——“好吧你也不会听这个。那么,你有什么想法,源氏。”

源氏:
“我有什么必要?家里的族人全都偏爱你,我也不适合当个领导者。我有什么必要牺牲自己的快乐去博得他们对我的好感呢?”眉头紧锁地告诉他自己的心里话,但从没有奢望过他会理解和允许。
“况且,我做的很好。”脑海里是今天早晨忍术训练时胜过哥哥的画面,不禁更为不甘。

半藏:
眉头紧紧皱起,无法理解对方的想法。
“你很有天赋,源氏。你的能力不在我之下,但是你应该反省为何会被族人背后闲话。昨天你将松本家的独子给揍了是不是?你应该知道他们与岛田的生意很重要——”

源氏:
“呵,你说那个呆子?我看不爽他罢了。”全盘收了他的夸奖,不打算回谢。“你觉得我会在意闲话?鸟嘴从没停过。”
自己的哥哥永远不会知道那个姓松本的昨天和几个小混混把一个附近学校的少女堵在巷子里,也不会知道是我送的那个姑娘回家。

半藏:
“你总是这样,叫人不省心。”
对方倔强的表情丝毫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顿时觉得头有些疼,伸手捏了捏眉心。
今日松本家来城中闹事,声称要源氏小子付出代价。就连长老们也纷纷同父亲建议交出源氏去。一直默不作声的父亲突然转头问自己,如何解决。费了颇多周折,才算是安抚下众人情绪。
想到这里,内心烦闷不已,嘴里说出的话有些不经脑子,
“还是你根本就不愿意辅佐我,继续延续岛田帝国?”

源氏:
“岛田帝国,有你就够了。”
后面的“我相信你”终是没有说出口。
其实今天是听到了点松本家闹事的风声的。事关去留,不得不竖起耳朵。他们会拿我怎么样呢?卸条胳膊还是腿?都不重要。
月光没有波澜的笼罩两人,笼罩整个岛田城。“你希望我离开吗?”这个问题的回答才是最重要的,“哥哥。”

半藏:
“岛田家本就不会是我一个人的。”
语气稍微柔和了些,不再咄咄逼人。注意到对方领口处夹了片草叶,多半是在翻墙回家的时候带上的,伸手取下并帮忙理平了翘起的衣领。
“若是不在意,我早就不再管教你了。以你平时的表现,你也早就滚蛋了。”

源氏:
感觉他手上动作轻巧,铺散着无伦的温柔。抬眼望他低垂的眼眸映着月光如水,握住了在自己肩颈的手腕。凉风轻扫他的发丝。手握的更紧,
“哥哥...”

半藏:
难得见对方能够带着撒娇意味的呼唤自己,一向严肃的面庞带上了笑意,任人握着自己的手腕,拍拍对方肩膀,
“所以,你不要让我失望,不要让父亲失望。”

源氏:
“父亲就算了吧。”想起父亲对自己的冷言冷语和凌厉责骂撇了撇嘴。
“我会尽力,让哥哥满意的。”眯眼朝他笑,把握着的手展开放在自己脸侧抚摩。这是近几年来笑的最纯真而灿烂的一次。夜的魅影遮不住是喷薄的情感。

半藏:
暗叹了一口气,果然又是这样,一提到父亲就会极力表现出厌恶的样子。
算了,难得两人可以如此平静的对话,就不去揪着这点不放了。安抚性的抚摸了他的脸,有种抚摸家养大型犬的错觉。
“好。”

源氏:
仅仅得到一个字的回应便已觉得足够了,应声笑的更开心了。夏夜总有一种神奇的效应。
过了阵虫叫,放下人的手又是一笑,“晚了,哥哥早点休息。”借着叶缝下的月影转身回房。

半藏:
“不要忘了明日的会,这次再逃掉,我会好好收拾你的。”
目送人离开叮嘱了几句,又独自坐回小几前,对月自斟自饮。明日还要去应付松本的来者不善,真是让人头疼。

源氏:
“知道啦!”随手折了根草枝叼嘴里,两手交叉放在脑后,“起不来哥哥来叫我哦!”
大步流星进了房间,脑海里尽是凉风夏月,绿草虫鸣,还有清酒和哥哥。

完结撒花√

评论(4)

热度(26)